00000

[授权翻译]【盾冬】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像宇宙)3-3

rsh437:

题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作者:Hopeless--Geek (wuzzy90), L1av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见图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坐在纽约街头的露天咖啡馆,啜饮一杯泰式冰奶茶(他从没喝过,想到以后再也喝不到了不免气闷)。都市的喧闹包围着他,目不暇接的色彩、树木、人流。这里有热狗、棒球、花鸟——生活。有着Steve的世界里没有的一切。而这里的人是怎么做的呢?他们乱扔垃圾,往地上吐口香糖,向空气中释放恶臭和毒气。Steve不能说他的世界本来会更好,假如不曾有毁灭性的战乱。但他可以怀念那个世界的往昔。然而此刻,置身在这个世界,眼看着它的蓬勃兴旺?太痛了。

这不是他的国家。这些人不是他的同胞。这里不是他的纽约。他的城市已经死去,就像他的父母,可爱的女邻居,去杂货店上班的路上喂的流浪狗。都死了。他的纽约早已不复存在。

通过游客口吻的搭讪询问,Steve得到的信息是美国队长曾经就在这一带,但现在大部分超级英雄已离开复仇者大厦,迁到了纽约上州。

他咂咂嘴,浏览手中的报纸。天,他们还在印这玩意?报上说一个叫索科维亚的国家在跟复仇者联盟打官司。Steve庆幸他不必担心任何国家的政府找他们的麻烦。他们的权力凌驾于政府之上。那些国家生怕触怒神锋局或其它独立军事组织。

“请问?“一个小小的声音。
Steve剑眉一挑扬起头。

“你是美国队长吗?”是一个小女孩和比她稍大一点的男孩。
“你们的父母呢?”Steve问。
“在那边排队买热狗。”男孩腼腆地说。

Steve欠身向前,“不,我不是美国队长。你们不应该和陌生人说话。”
“哦,”小女孩垂头丧气。“我以为你在微服侦查。”

歪打正着,Steve不禁好笑,“不,小姐。只是个看报纸的普通人。”
“走啦,Cindy。”男孩拽她的手。
女孩又仔细打量Steve一回,方才不情不愿地跟着哥哥走开。

Steve站起身,把报纸扔进回收垃圾桶,步入人流之中。幸好有Tony Stark,自从Bucky跟他讲过弧形反应堆的事,他对这个世界十分好奇,给了Steve几根金条,在这边的当铺里换成现金。Steve首先需要收集一些关于弧形反应技术的资料。然后呢?坐上飞机。不过他得先刮掉胡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难以置信刮了胡子的他就这样大摇大摆走进了防卫森严的复仇者总部。来来往往没几个人回头看他。有一个人恭维他头发染得不错。Steve愣了一下才想起他的发色和这边的那个人不同。

他在基地游荡,窥探所有的走廊和电梯井。

“迷路了,当兵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Steve转身的同时手已握住藏在背后的刀柄。

Natasha Romanov。

她眨眨眼,微微侧头。
“查看一下电梯,”Steve答道。“好奇而已。”

“嗯哼,”Natasha向他走近,“我们的电梯对你来说太高科技了?”
Steve打个哈哈,搔搔后脑。“我只是好奇。”

“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她探手过来,Steve退后一步躲开。她的表情并无变化。
“染了一下。”
“为什么?”
“因为…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Romanov!”

她退后一步,舌尖缓慢地舔了一圈微启的嘴唇。
“我要走了。”Steve按下电梯按钮。
“好的,”她答道,眉头微蹙。
他走进电梯,但她伸手撑住门。“哎,Steve?”

他用力吞咽,眼睛盯住她,心跳到嗓子眼,手握紧了刀柄。他身上有枪有刀,还有若干毒镖,但他的剑太显眼了没带来。

“你的任务完成得真快。”她说。
Steve不言语,只是定睛看她,考虑能否在她向其他人示警前干掉她。

“是啊,我们是复仇者么。”Steve耸耸肩答道。
她放开手退了回去,电梯门在她面前关上。

Steve松了口气,看一眼Tony Stark为他设计的手表,按了个键屏蔽掉周围的监控录像。电梯门打开,Steve步入显然是军官宿舍的走廊。

发现有一扇门开着,他走到门口,小心探头,突然有人拍了下他肩膀,吓得他差点跳起来。那人穿着红色制服,胳膊底下夹着个样式古怪的头盔,看来像只昆虫。

“嗨,队长。有事吗?”
Steve眨眨眼,看看那人再看看屋里。

那人挑起眉毛。“呃,你没事吧?”
“没——事,”Steve答道。“有点累。我以为,这是我的房间?”

那人哈哈大笑,捶了下Steve的胸口。“你的房间在那边。我说,你不是老年痴呆了吧?”
“呃,不是?”Steve答道。

那人还是笑个不停。“得,等你需要裹尿布的时候告我一声。我叫Luis伺候你。”
“Luis?”
那人奇怪地搔搔头发,“对啊,我的好朋友?整天混在这儿的。拉丁人,说话特快?你还是躺下吧。”

Steve点点头,转身走向那人指的那扇门。
“哎,队长?”
Steve转回头,手指痒痒着恨不得撕开他的喉咙。

“我们还没找到Bucky我很难过。”
Steve舔舔嘴唇,一股疼痛从心头散发到全身。他瑟缩一下,攥紧了拳头。

“别放弃希望。我们都在努力找他。”
Steve点头转身,等到那人回了自己屋,方才动手撬开美国队长的房门。屋里的景象与他的想象大相径庭。

墙上满满贴的都是画,有些是Bucky的画像,有些是各种风景。一张窄窄的单人床,地上堆满书 ,房间另一头的墙上是一幅地图,插了无数图钉。

Steve走到近前,意识到图钉下都是美国队长曾经和将要去寻找Bucky的地方。九头蛇、其它地下组织、以及各国的的军事基地,人名,号码和坐标。Steve叹了口气,手不由自主按上心口。那人当真是在上天入地寻找Bucky。Steve看着自己的手,此刻还是干净的,但不久就会沾上美国队长的血。

他咬紧牙关,甩掉心头的不安。这是唯一的办法。要想留住Bucky,保护他的世界,杜绝外世人的威胁,他必须杀死这个世界的美国队长——杀死他自己。

“听说你在找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Steve转过身,美国队长距他不过数尺。金色短发,悲伤的蓝眼睛,宽阔的肩膀。除了发色两人毫无二致。

Steve深吸一口气,握住兜里的刀柄。

美国队长倚着门框摇了摇头,“Bucky在哪里?”

Steve侧眼打量,准备出手,但他瞥见了那个盾牌。

“是Romanov向你报信?”Steve问。        

美国队长冷冷一笑。“我只有在开玩笑时才会叫她Romanov。”

“她很聪明。”Steve叹道,倚在墙边,“谁他妈是 Bucky?”他盯紧美国队长的脸,看着他的肌肉收紧,两颊变得苍白。眼前的人爱着Bucky Barnes——爱着他。Steve得到了百分百的确证,假如他让Bucky来向他告别,这个人是绝对不会放他回去的。因为他爱Bucky,以和Steve一样的方式。那份爱清清楚楚地写在他脸上。也写在Steve脸上。

美国队长爱着Bucky Barnes。

“你在说谎。”美队从紧咬的牙缝里吐出,“他在哪里?”他上前一步,抓起盾牌向Steve猛力一推。

Steve登时感到肺部一紧,他用力回推,一边后仰踢腿,用膝盖压下对方的脸,然后拔腿飞奔。他知道美国队长会追他,只需要确保其他复仇者不会追来。

他沿走廊一路跑去,直到尽头的落地窗,回头见美国队长——和他的盾——向他直冲而来。

Steve双臂一推,整个人破窗而出,坠下数层楼,砸在地上不禁痛哼一声。
美队随之一跃而下,落地时连打几个滚。

Steve拔刀跃起,蹂身扑上,直刺对方头颅。
美队用盾挡开,手腕一转盾牌向Steve兜头砸下。
Steve闪身滚躲,伸腿将对方扫倒,随即全身压上,双手持刀,力图插入对方面门,但美队抓住他的胳膊,两人陷入僵持的角力。

“他…在…哪儿?”美国队长吼道。
“在你找不到的地方。”Steve同样咬牙切齿地嗥道,随即从对方身上滚开,拔出另一把刀。

美队用盾将其砸落,旋体转身掷出盾牌。
Steve伸臂接住,盾牌在腹部的撞击让他不禁呻吟出声。他把盾往臂上一挂。“你以为一张盾牌救得了你?”
美队耸耸肩,“走着瞧。”他冲上来连出几拳,飞腿踢向Steve胸口。

Steve腾挪闪躲,但沉重的盾牌是个累赘。美国队长一脚踢中他的胸骨,踢得他直飞出去落在基地周边的树丛中。他爬起来转转脖子压下肩膀,一扬手把盾牌甩出去牢牢嵌在一棵树上。

“用你的手。”Steve冷笑道,一把飞刀掷向对方面门,满意地看到美队脸上划出一道血口。

美队旋身急转,抓起落地的飞刀甩回去。

Steve一闪身,飞刀擦身而过嵌入他身后的树干。他不再理睬那把刀,赤手扑上,挥出的拳头凝结了毕生的力量。他与Bucky的未来在此一战,决不容许失败,否则他将失去Bucky,失去自己的声望,所剩的唯有一死。

不容失败。

美国队长的还击同样的狂暴悍猛毫无保留。他和Steve各自倾尽全力,拳拳到肉,呼喝喘息,直到Steve一击之下把美队翻过来压在地上。

他压紧对手,膝盖发力,听对方的脊椎骨骇人的嘎吱脆响。

美队一声大叫,翻过身来。Steve的刀又直刺下来,他连忙双手阻挡,刀尖堪堪悬在他的肚子上。Steve不在乎怎么杀死对手,只要能取这个人的性命。

“你…是…谁?”美国队长咬牙切齿低声喝问。

“Bucky未来独一无二的Steve Rogers。”刀尖缓缓下沉,Steve狞笑着听对方的痛哼,看着鲜红的血从制服下渗出。

正要整个捅进去,不知何处飞来一记重击,Steve吃痛滚倒在地。他甩甩头爬起身,却不见有人。紧接着屁股上挨了一脚,踹得他再次扑倒。

再爬起来时,只见美国队长昂然挺立,那个该死的盾牌已经又拿在了手里。

“见鬼了,”Steve咒骂道,抓起发射毒镖的管子,转身飞奔,美队在他身后紧追不放。

Steve抓着树枝,在林间摆荡前行。美国队长在地面奔跑,盾牌时不时甩出,不知怎么总能神奇地回到他手中。

Steve转身准备吹出毒镖,下巴上突然挨了一下,不知镖管飞去了哪里,也不知是被什么打中。他从树上一头栽下,最先着地的手腕疼痛难忍。

美队站在他面前,弯腰把他拎起来掼在树上,摔得七荤八素。

“我再问一遍,Bucky在、哪、里?”

Steve一口血喷向他脸上。“I can do this all day.”        

美队登时愣住,不由得松了手。

Steve掉头再跑。击中他的神秘武器似乎无影无声,在这里他已没有可能杀死美队。他边跑边向四面八方掷出飞刀,寻找脱逃路线。这个基地进来容易出去就难多了。

美队紧追在后,不断甩出盾牌,每次在Steve躲开后都会弹回他手里。

Steve抬头看见一架飞机俯冲过来,不禁喃喃咒骂。比神锋局的战机狭长轻便,路线精准。

“站住!”机上有人大喊,“不然我开枪了!”        

“不要开枪!”美队在Steve身后喊道。

Steve冷冷一笑,向飞机奔去。机枪开火,飞机在低空转动,调整射击角度,但Steve几秒间已蹿到近前,一跃而上。飞机剧烈扭动企图甩掉他,他拔出又一样武器,钻铁如泥,在机身上迅速挖出一个圆,一脚踹开跳了进去。

“Barton?”Steve直奔驾驶室。“让开。”
“Steve?怎么——”
Steve的毒镖已插入对方的脖子。

Barton倒了下去。毒药并不致命,只会让他昏迷一阵。Steve坐下来驾驶飞机升入高空。

把复联基地甩在身后,Steve长叹一声,紧咬牙关。他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美国队长还活着,并且知道了Bucky在Steve手中。

Steve失声怒吼,挥舞拳头捶胸顿足。
“我去!操,操,操,操,操!”他狠狠跺脚。“操他奶奶的!”

事到如今他只得彻底摧毁两个世界之间的传送门。别无办法。Fury将会怒不可遏,但以他对外世人的恐惧,或许那原本就是最好的选择。他们维持两处的连接只是为了探测技术发展,以及偶尔窃取食物。

Steve把飞机和Barton留在康乃狄格州某处,自己跳上另一架飞机去往俄国,去往Bucky用于穿越的机器。那将是一场漫漫长夜的旅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段我看得简直七窍生烟。不是说我希望这个Steve刺杀成功,但总得稍微敬业一点吧。明知道他们整个世界的生死存亡都在此一举,却不做任何像样的侦查就糊里糊涂硬闯。只刮了胡子连头发都不记得染,既不遮掩行踪,见了人也不会随机应变……还说从没失败过?对Steve一定程度的黑化我都可以接受,这种无脑莽夫的行径我实在受不了/o\



【盾冬】队3后-连载-推文list

克拉德美索:

说实话,总看到有抱怨,说队3后盾冬文的水准不如队2后那般大神涌现了,为此我也失望过,为读者们失望,也为作者们失望——毕竟我自己也写了不少。


但当我去淘文时,看到很多篇明明很有心、很用心的连载,却热度不温不火,有一些甚至可说是低迷,远远未达到文章本身具有的水准。我想,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大家,是否在百忙之中,错过了tag里很多沧海遗珠呢?


今天推的文都具备以下特点:


写在队3后,连载,没有大热——也就是说均章热度不足200


1,【盾冬】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1) 作者 honeynoon


不要被前几章节的逗逼风骗了,这是一篇大多数情况下很严肃认真的文,evanstan有涉及但不多,盾冬是绝对主场,战斗情节描绘得挺过瘾。


2,【盾冬】Underwater 1 作者 Yerushalaim


流畅温馨的都市AU,很治愈,看得人心里暖暖的


3,【盾冬】狮子与白蔷薇 01 (架空中世纪AU) 作者 白水繞冬城


严肃正剧,喜欢欧洲中世纪的读者不要错过


4,50% 百分之五十(第一章) 盾冬 乐队AU 作者 Grxxy


乐队AU,挺有范儿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乐队AU热度都不高,这个题材很冷门吗?


5,【盾冬/火TJ】风雪夜(1) 作者 polinavasily


俄罗斯末代沙皇AU,很精致,很虐……相信对末代沙皇感兴趣的姑娘不少吧?


6,【盾冬】一千零一夜 1-2 作者 白小团


失去巴基的史蒂夫和失去史蒂夫的巴基,穿过平行空间相遇,虐……


7,【盾冬】Beauty and Beast①(生贺第三发)(美女与野兽AU) 作者 公渡河


迪士尼风满满,有虐也有爱


8,【未授权】【盾冬】蛇之眼 第一章 上 (政坛野兽AU) 翻译 Like fish in the sea 


政坛野兽本身电视剧就挺好看,被洋妞写得十分过瘾……感谢翻译


9,【授权翻译】【盾冬】冲锋年代 Targeting(美式足球AU)第一章 翻译 rsh437


激情四射的运动AU,巧妙结合MCU盾冬剧情,从并肩到对抗,这篇文看得我各种心潮澎湃……


10,【盾冬】大城小事(1) 作者 另一只企鹅


我个人特别偏爱警探AU,边探案边谈恋爱什么的……希望这位姑娘疯狂更新……


11,【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1) 作者 estalydia


娱乐圈AU总是充满魅力,经久不衰


12,【盾冬】萌喵幽魂01(聊斋AU,虐,甜,逗比,HE) 作者 醉雨倾城


聊……聊斋AU啊朋友们!很……很特别啊!




无论从深度还是广度来说,个人的阅文能力是有限的,我推的文或许都带有我自己的偏好,比如严肃正剧向较多之类的,当然严肃正剧向阅读起来比较累,所以这也通常是热度未达水准的重灾区。


若有你们喜欢的文和太太,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赞、推和评论,哪怕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已阅,好看”,可能都能为盾冬圈挽留住一位太太呢?


时间有限,精力有限,疏漏必然存在,见谅~


至于我自己的文,我就不推了……倒不是谦虚之类的原因——【我自己看自己当然每篇都写得特别好顶赞了,一时之间竟然都不知道推哪篇更合适呢科科】(经纪人叫我划掉这段)





【授权翻译】【盾冬】平行世界 Parallel 2 第十一章

rsh437:

(原本标的无差,原文最近的一章是盾冬,所以把标签改了 )


题目:Parallel 2
作者:spoffyumi
翻译:rsh437


翻译授权:有 


原文地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早该知道礼拜天早上一进家门就会被Sam拷问。
“你跟他一起过夜了?”
“是,”Bucky疲倦地说,却并无倦意。


他躺在Steve的沙发上醒来,毯子裹得密密实实。坐起身隐约可见Steve睡在床上的身形。他记得一度犯困,想着合一会儿眼,结果一觉睡去。此时醒来冻得瑟瑟发抖,毯子也无济于事。

他哆哆嗦嗦爬起来走进Steve的卧室。Steve的鼾声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再多的血清和洗脑想必都改变不了。他在Steve床前站立了一阵。他所认识的Steve不会介意Bucky爬上床和他挤着睡。唔,这个Steve也不会,但他会误解成别的意思。Bucky只想取暖。他和Steve在军中出任务时经常只能在狭小空间打地铺。赶上北国寒冬,搂抱取暖是生存必需。

Bucky爬到Steve身前的位置躺下。Steve一只手臂压在枕头底下,Bucky抬起另一只,钻进被子再放下来,让它绕过Bucky的肩膀,搭在他胸前。Steve的身体贴着他的后背,感觉好温暖,Steve匀净的呼吸吹拂他的颈子也好舒服。总算暖和了。Steve深吸一口气搂紧了他,Bucky终于能够安心地沉人睡乡。


“不是你想的那样。”Bucky说。Sam不信地看着他。
“那是怎么样?”

“我只是…睡着了。”Bucky说着踢掉鞋子挂好外衣,去拿炉子上烧好的咖啡壶。“然后我们出去吃了早饭。”
“嗯哼,”Sam说。

“Natasha和Pepper也去了,”Bucky说。“她俩是Steve的邻居。她们邀我们出去的,然后付了帐。”Bucky揉揉脸。他厌透了身无分文。

“你为什么不付账?你有钱。”
“不,我没有。我最后十块钱前两天和Steve一起吃晚饭花掉了。”
“呃,世上有种东西叫做自动取款机?”

Bucky目瞪口呆。他是开玩笑的吗?Bucky从没用过,但他知道有这东西。

“好吧,”Sam从流理台边欠身伸手过来摸向Bucky臀后。“给我看看你的钱包。”
Bucky惊跳开去。
“我不是要摸你屁股,伙计。只要看你的钱包。拿出来。”

Bucky从后兜取出钱包,Sam抽出一张红色信用卡。“这是借记卡。”Sam一字一句地讲解,“你把它插进自动取款机——"

“我知道取款机怎么用,”Bucky悻悻地说,伸手去拿卡片,Sam一把抽走。
“真的?你记得密码?”

Bucky丧气地垂手。“不记得。”
“你也可以拿到餐馆里当信用卡用,”Sam继续语重心长地慢慢解释,“不需要密码。”
“好吧好吧知道了。但我有多少钱?我不想一下花光。”

“拿好,”Sam把卡还回去,Bucky插回钱包里。“今天是礼拜天,你什么也做不了。明天你到这家银行去,告诉他们你把密码忘了。你会得到新的密码,顺便取些钱出来。相信我,你账上的钱一天是花不光的。”
“好的。”

Sam倚着流理台继续盘问。“所以…你在那边过夜。就只是搂着睡了一觉。”
Bucky耸耸肩,脸上开始泛红。他无法解释他对与Steve肌肤相触的渴望。他已经在想念他了。

“没想到你这么纯情,”Sam挑起眉毛,啜着咖啡继续说,“原本是个花心大萝卜。”
Bucky一口咖啡呛到,咳了半天。

“这你也不记得了是不是,”Sam说。
Bucky 边咳边说,“咳,我不认为,咳,我会这样形容自己。”
Sam大笑,“你现在可真怪,太好玩了。”

“所以…我以前谈过很多女朋友?我是说男朋友,或者…随便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你不谈朋友。你整天约会。约炮。所以现在这样…太奇怪了,但又很有意思。整个一纯情小处男。”

Bucky无话可说。禁欲了七十年,他跟处男也没两样。

“你都不觉得自己喜欢男人。”Sam说,“这种事怎么可能忘得掉?”
“不知道,”Bucky被问得又开始上火,“显然我就是一无所知。”
“别这样,来吧,我们看点黄片,看什么能让你兴奋。”

Bucky没忍住瞠目结舌。“不。求求你不要。”
“来啦,就在电脑上随便看看,一下就好。”
“不要!”
“好吧,那就算了。要不要去健身?你总记得我们是怎么健身的吧?”

“健身,”Bucky忽然记起他和Steve高中的时候,Steve那么瘦小,Bucky鼓励他把块头练大点。他们一起做俯卧撑,开合跳,跑步,举砖头(哑铃买不起)。练来练去Steve一点肌肉也没长。他也记得入伍操练的情形。但在注射超级血清之后他再也不需要健身了。

现在这具身体却是没有血清的。再一想,体育锻炼正好能让他分心。“好吧,”他沉吟半天说道。
Sam摇头,“你丫现在太怪了。”

***

“你觉得她怎么样?”Sam问他,一个穿绿色紧身衣、肌肉格外发达的女郎从他们身边走过。
“不错,”Bucky嘟囔道,只盼Sam不要去吸引人家的注意。他只想安安静静举杠铃。
“是吗?你愿意上她?”
“拉倒吧你。”

Sam抓起个哑铃看那姑娘在卧推机上练了起来。好容易看够了,他又转向一个系着负重腰带戴手套、对镜子练拉力的男子。
“那个男的呢?”
“不要。”
“那边那个?”
Bucky看都不看一眼。“不要。”

“你说不要什么意思?”一把略带德国口音的男声说,“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呢。”

说话的人年纪轻轻却一头银发,苗条精壮,穿着黑色篮球短裤和银灰田径衫。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眼熟,却不知熟在哪里。

“Wanda没告诉你J的离奇意外?”Sam问。说到Wanda,Bucky猜测这人和她是一家子,可能是她兄弟。

“没,她期末考忙得焦头烂额。幸好她在咖啡店打工,咖啡因要多少有多少。”那人瞟向Bucky,“你撞到头?”
“撞得严重失忆,好家伙。”

Bucky瞪他俩一眼继续举杠铃。

Sam回看Bucky,“你不记得他了是不是?”
“是,”Bucky吐出一口气,放下杠铃站起身。“抱歉,”他并无歉意,只有窝火。
“这是Pete。Pietro。Wanda的孪生哥哥。”
“噢,”Bucky看向那人,“很高兴认识你。”

“J在和Steve约会呢,”Sam告诉Pietro。
“真的吗?”Pietro惊奇地说。
“Wanda告诉你的?”Bucky抱怨道。
“是。J和Steve的传奇,每日更新,肥皂剧一样。”

Bucky咬住嘴唇。大半因为讨厌他们叫他J。“所有人都知道Steve吗?”Bucky问。
“所有和你相处过五分钟以上的人。”Sam说。

“Steve有着最蓝的眼睛,”Pietro捧心叹息,“还有最紧的T恤。”
“你想他会喜欢男人吗?”Sam嗲声说,一边作势撩开头发。“我是说,他看起来笔直笔直的。不过我也是。”

“停,”Bucky不能想象他自己那个样子。

“他本周已经和Steve约会了三次,”Sam告诉Pietro,“昨晚还在他那里过夜了。”
“什么也没发生。”Bucky满面通红地声明。他回到杠铃底下。也许他继续运动他们就不来打搅他了。

“都到这个程度了,”Pietro倚着举重机说,“我难以相信Wanda没提过。”
“她还不知道昨晚的事,”Sam说,“你可以拿这新闻跟她炫耀去。”

那俩人继续探讨Bucky的爱情生活,Bucky专注于杠铃,一边琢磨有一点不对。在机场大战前没什么时间跟Steve的队友结识,但他大致知道Wanda的哥哥已经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J,”Sam在叫他,“J,回到地球啦~~!”
“我叫Bucky。”
“什么?”Pietro骇笑。
“可不是,人现在管自己叫这名了。”Sam终于找到共同吐槽的人,“Bucky。他妈妈的叫法。”

Bucky把杠铃哐啷一声扔回去,抓起毛巾掉头就走。他是来健身的,不是给人当笑料的。

“呀,好吧,”他听到Pietro说,“要不我们下次再聊吧,等他恢复记忆以后。”

Bucky找个板凳坐下,抓起一只哑铃,听到脚步声走近。“我不喜欢被人取笑。”他对Sam说。
“对不起哥们,”Sam说,“你恐怕不能体会这事对我也是多么的怪异。”

Bucky不吭声。他拿的是最重的哑铃,卯足了力才能举起来。他最终放下说,“我只希望一切恢复正常。”

甚至不是希望回到他自己的世界,因为那里的一切从来都不正常。他想要的是回到从前,一切被战争破坏之前。虽然他已经有点喜欢Sam,像个烦人的弟弟。或者哥哥。Bucky说不清是哪一种。

“我拿你开玩笑开过了吗?”Sam问,“如果是这样我就不开了。我遇到烦心事总是用玩笑开解。你以前喜欢我开玩笑的。”

Bucky抠着手上的老茧(他手上有老茧,记得以前没有的),尝试从Sam的角度考虑。“只是觉得很难。”他半晌说道。

“好,是开过了,我会注意收敛,不过…”Sam注意到一个黑发女郎走过去,“最后一个:她怎么样?”

Bucky长叹一声,不过还是顺了Sam的意,瞟一眼那女孩跃动的马尾,结实臂膀和玲珑曲线。正要说,是,那是个美人,女郎回头看他,他的呼吸登时哽在了喉中。

“怎么了?”Sam说,“你脸色惨白。伙计,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

女子绽开娇艳红唇,向他嫣然一笑。果然是她。如果他先前还不确定,此刻再无疑窦。

“说话呀J,”Sam说,“啊不,Bucky。随你叫什么。这怎么回事?”

Bucky费尽气力只吐出一个词,“Peggy?”